taylor

I can't go to the ocean.

风,吹了麦浪,湿了眼眶

云淡风轻:

把包故意弄乱了,因为知道他会帮我整理啊。
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,老姐送的香水,竟然和他的一模一样,出差时和老姐逛屈臣氏买的抑汗喷雾,他说也是一样的。突然觉得,好有爱啊!
那是我第一次背他,一百四十三斤,没有觉得很重,因为他是我最爱的人。
外婆家的馄饨很好吃,很有经济头脑的他介绍一单生意给了老板娘,免费吃了两个鹅翅,算是很赞哦!
流水账的文字,写不下去了。睡觉。
一个苹果,放在包里很久了,没有吃。是和你一样的苹果。
那是我第一次收到一份如此用心的礼物。你说是和你一样的衣服。和夏天一样的色彩。
又下雨了,初夏的雨,还带着春天的寒凉,掠过肌肤的感触,依旧会打寒颤,即便如此,夏天真的来了。
不知道多愁善感的人,是不是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少女情结,很纯真的心,就像你说的那样。我问你二十号怎么过,你说,那我陪你吧。其实,过不过都一样,有你的心,有你的人,有你的牵挂,每天都是甜蜜的。
喜欢听你唱歌,很有磁性,我们一起唱歌的时候,我是鬼哭狼嚎的,而你,总是饱含深情。拥抱着歌唱,悄悄告诉你,这辈子,只和你这样。偷偷在你背后,亲吻了你脖子后面的脊柱,很有意义的告诉你,我将自己融入你的中枢,你的生命里。似乎越发觉得自己矫情了,可是,这么多年,这么亲密的动作,第一次,只对你。
一个人,躲在超市的角落里,数了99颗红豆,装在透明的瓶子里,很好看,这是要送给你的。似乎这几天的红豆很好卖,那个熟识的经理经过我旁边的时候,说,臭小子,这么文艺,装给谁看呀!我哈哈一笑,她四十多岁的额头,竟然没有皱纹。
麦子黄了,路过一大片麦地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我们一起唱过的''风吹麦浪'',又记得,上学的时候,全班的男生在女生宿舍楼下,帮我室友去表白,似乎18个男孩子的合唱,还不错。宿管阿姨大骂,一群疯子,人家小姑娘早就去自习教室了。宿舍后面的围墙外,就是一片麦田,看了两三年,腻了,如今倒是很怀念。
这是一个油菜成熟的季节了。
空气在不久的没几天,就会pm2.5严重污染了。焚烧秸秆的味道,闻了二十五六年,也只有在这样的季节越发深刻。
农村的田埂上,似乎再也没有那个拿了一袋子酸酸的枇杷,边走边吃的我,或者啃着一个桃子,兜里手里还拿着好几个,掉了,捡起来,也不顾及是否有泥土,往口袋里一放,手里还拿着爷爷做的芦苇风车,东南风刮着,躲在被捆扎好的油菜秸秆撑起的亭子一般的缝隙里,偶尔还会有蛤蟆或者田鸡,然后,就抓了它们,荼毒了它们的生命,现在想起,罪过呀!可是,那些是我最真实的童年,和一大群孩子一样。不过,我还有莫子陪我玩。好久没有打他电话了,也不知道这小子在纽约的生活如何。有看到过他的女友图片,很漂亮的华侨,我说,你干嘛不找一个黑人瑟。
时间,很快,也很不够用。
刚刚收到发来的短信,520。我很开心,你会记得。清早在菜市场门口,看见有老头老太卖桃子了,没记错的话,品种应该叫,雨花露,这样桃子酸甜,桃核还没长全,但是,是农村最早成熟的桃子,也很好吃。童年的桃园里,此刻,我便是爬在树上摘桃子下不来,哭喊了吧。
风,吹了麦浪,湿润了眼眶,如果,我们牵手,看看我童年的地方,我会好开心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21)
  1. 灬遺莣云淡风轻 转载了此文字
©taylor | Powered by LOFTER